推广 热搜:

灯——家国天下 薪火传承

   日期:2019-08-15     作者:安徽省 黄含笑    浏览:2034    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  今年寒假,陪爷爷过年,聆听爷爷讲述过去的故事,看了爷爷这几年写的关于回忆太爷爷,太奶奶的回忆录。虽然以前看过这些文章,但是再看时,还是有很深的感触,感受到浓厚的家国情怀。太爷爷,太奶奶昔日的苦难,仿佛展现在我面前。那带着墨香的文字,叙说  着家国历史。爷爷家的三件宝,不是五光十色的珠宝,也不是金砖元宝,而是普普通通带着家族传承的东西——佛像、油灯和美石。这里,我把爷爷和父亲收藏的油灯简单描述一下:  《杂文月刊》2016年第2期刊登了爷爷写的《回忆父亲》一文,他是这样描写我太爷爷传下来的那件

  今年寒假,陪爷爷过年,聆听爷爷讲述过去的故事,看了爷爷这几年写的关于回忆太爷爷,太奶奶的回忆录。虽然以前看过这些文章,但是再看时,还是有很深的感触,感受到浓厚的家国情怀。太爷爷,太奶奶昔日的苦难,仿佛展现在我面前。那带着墨香的文字,叙说


  着家国历史。爷爷家的三件宝,不是五光十色的珠宝,也不是金砖元宝,而是普普通通带着家族传承的东西——佛像、油灯和美石。这里,我把爷爷和父亲收藏的油灯简单描述一下:


  《杂文月刊》2016年第2期刊登了爷爷写的《回忆父亲》一文,他是这样描写我太爷爷传下来的那件老油灯:以前家里有个老油灯,两斤多重,上面是一个平地灯盏,中间是鸟头,下面是鸟脖,最底下是类似鸟爪的底座。这是当年游击队送给父亲留作纪念的。说共产党就


  像这油灯一样,在黑暗中给人光明,指引前进的方向。改革开放后,有下乡收老物件的人看过,说是天河石的老油灯,当地老师说是辽金时期贵族用的。曾经,这件油灯在爷爷祖宅院子里埋了二十多年,几乎找不到了,最后在以前埋藏地点偏一点地方找到,老人都说对


  ,像埋地下会走。这段文字,记录了太爷爷收藏老油灯的来历。太爷爷黄氏金凯,壬戌年农历七月七日出生界首市光武镇黄寨村,出生贫农家庭,幼年丧母,少年时背着幼弟到处流浪。恰逢战乱,土匪横行,民不聊生,有时饥饿无奈,只好挖生地瓜做饭,用莲叶烧水喝


  。晴天躲在柴草堆里睡觉,雨天破庙里避雨。十多岁当学徒学做金银首饰,最终创办了界首老金凤银楼。时至今日,太爷爷创办的老金凤银楼已逾八十年,传至两代。虽然太爷爷去世已经二十五年了,但在这些年里,爷爷无时无刻不想念太爷爷,只是把这份思念深深地


  埋藏在心中,不说出来,无言的悲伤,是留在内心的伤痛,自己一个人承担追忆的痛苦。前年,年过七旬的爷爷写了《回忆父亲》一文,写稿之时,追忆至深,痛泣无声,有时竟不能提笔。历时一个半月,六次修稿而成,成文两千余字,重似千金,文章分别刊登在两家


  知名度很高的刊物上,给我们留下宝贵的家族历史回忆。去年,爷爷请当代书画界中的著名画家燎源先生给太爷爷画像,画像中太爷爷脸部是国字形,3平尺有余,画像右侧题词:赤金打成麒麟走白银造就凤凰飞。说的就是太爷爷当年白手起家,创办界首老金凤银楼的事


  情。对我来说,第一次见到太爷爷的画像,画像栩栩如生,和真人一样。我静静地看着太爷爷的画像,仿佛他也看着我,问我叫什么名字,考试怎么样。一切显得那么亲切,平易近人。那无言的画像,寄托着爷爷厚厚的哀思,永久的回忆,这幅画像成为家族珍贵的收藏


  。对我来说,太爷爷留下的辽代天河石油灯是件文物,但是在爷爷眼里,是他对太爷爷的怀念,灯在人在,仿佛听到太爷爷的谆谆教导,太奶奶嗡嗡的纺纱声,看到了当年太爷爷和游击队感情的见证,那铮铮岁月,难忘的情怀,昔日的家国苦难,诉说着现在幸福生活来


  之不易。


  同样,父亲在爷爷收藏文化的熏陶下,也研究古玉、史前文化二十多年了。他写过一篇介绍灯的文章《先秦玉俑灯小记》,发表在《艺术品鉴》2016年第10期,写的是一对高约四寸玉俑,肥头大耳,圆雕而为,头部呈圆环状,上部中空,粗腿。仔细看看,其中一个略高


  ,一个较矮;高者脸胖,眉毛粗,睁开眼睛,大鼻梁,开笑,双手合拜在右边;矮的脸瘦,眉毛细,眯缝眼,紧闭嘴,双手合摆在前。两件玉俑都是蹲立,腿放在胸前,用寥寥刻线代替手脚趾,形状简易而神大气,尽显粗狂之美。据考证,这是一对春秋战国时期秦国人


  供奉在祖先灵牌或者宗祠里面的人物俑长明灯。据该油灯上一代主人说是20世纪九十年代从甘肃老乡那收到的,以前没电的时候,买不起玻璃油灯,老乡还用过这对石(玉已经钙化了,像石头)灯。为什么这对油灯人物有区别,是因为古代玉俑分男女,男女礼仪有别,


  在当时已经体现在供奉用的油灯上。同样,两个油灯中间的孔道,一个地往里凹,一个地往上凸起,应该是当时打孔技术不熟练,先打孔洞往下凹,后打孔洞时打孔材料有损耗,显得孔地往上凸起一点,这对油灯表面漆黑,从上到下有流线型腐蚀痕迹,是以前长期使用


  中溢油腐蚀造成的,已经基本上看不出玉质,给人感觉像石头。这对具有秦国风格的玉(石)俑灯,有很高的史学研究价值,对研究古代玉俑不同功能的演变、当时的丧葬制度、祭祀文化的演变,灯的文化都有很好的借鉴意义。在灯的材质、功能演变发展史上,这是一


  对目前已发现国内早期的成对,有男女礼仪区别的人物玉俑灯。在战国后期,随着精美的青铜灯出现以后,玉(石)灯随着加工不易,就逐渐消失在历史的舞台,最后被轻巧的陶瓷灯、华丽的琉璃灯、玻璃灯所代替。所以,这对玉俑灯是难能可贵的。


  辽代天河石油灯,不仅体现爷爷对太爷爷的思念,更是革命的见证,精神的寄托。先秦玉俑灯,上承中华一统之起源,下承华夏当今之盛世。敬物以敬天,礼物以礼人;不忘根本,开拓未来,作为炎黄子孙为祖国繁荣富强而拼搏。


  奇哉玉俑,怪哉鸟灯;快哉吾心,大哉中华;千秋万载,华夏永存。

中外散文

 
标签: 安徽省 黄含笑
打赏
 
更多>同类美文
0相关评论

分类导航
推荐图文
推荐美文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访问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积分换礼  |  网站留言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