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广 热搜:

山河依旧

   日期:2019-08-15     作者:上海市 王寿庆    浏览:4519    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  在公园拍了几张照片,但不知道它叫什么?它开出来的花像芦花,但又不是芦苇开的。它是多年生草本植物,在我的家乡都把它叫仙科(土语),到深秋的时候把花的部分割下来扎笤帚,其余部分要不拿去扎篱笆,要不就当柴草烧。一般都是把它种在人大都到不了的地  方,如坟茔、贫瘠的土壤里,不要管理,没有病虫害,耐旱,只靠天上的雨水就可维持它的生命。它的叶片很细,有像锯子一样的小齿轮,如不小心碰着了,很容易伤到皮肤,有时会拉上一道长长的伤口,鲜血会顺着伤到的皮肤慢慢地被渗透出来,开始有的隐隐作痛的  感觉,这时鲜血就

  在公园拍了几张照片,但不知道它叫什么?它开出来的花像芦花,但又不是芦苇开的。它是多年生草本植物,在我的家乡都把它叫仙科(土语),到深秋的时候把花的部分割下来扎笤帚,其余部分要不拿去扎篱笆,要不就当柴草烧。一般都是把它种在人大都到不了的地


  方,如坟茔、贫瘠的土壤里,不要管理,没有病虫害,耐旱,只靠天上的雨水就可维持它的生命。它的叶片很细,有像锯子一样的小齿轮,如不小心碰着了,很容易伤到皮肤,有时会拉上一道长长的伤口,鲜血会顺着伤到的皮肤慢慢地被渗透出来,开始有的隐隐作痛的


  感觉,这时鲜血就会流出来,怎么办?那时又没有创可贴,我们就用天然能止血的马兰头,采几片稍大些的叶片,放在两手之间揉一揉,看到有些湿润了,再把揉好的马兰头叶片放到手心里摊平,敷在伤口上,不一会儿,血就会止住了。没几天,伤口上就会长出了新的


  皮肤,完好无损,又如当初的一样儿了。


  这植物因是丛生的,不是单个儿生长,它的中间部分很容易被叫雉的鸟做窝,这种鸟在我们当地都叫做“野鸡”,雄性的羽毛很漂亮,尾长,雌性的淡黄褐色,尾短。通常它们都是一雌一雄,成双成对的,善走,不能久飞。肉可吃,味特美,吃了欲罢不能。春末夏初的


  时候它们就在里面下蛋孵小鸟,少的时候有三四枚,多的时候有五六枚。那时候我们看到了都不会轻易地把它取出来,而是让它们把小鸟孵出来,因它也是生命啊!等我们能看到小鸟的时候就已与鹌鹑鸟一样大小,羽毛淡褐色的,要等它们稍长大些了才分得出雌雄的,


  小的时候是根本分不出来的。一直要待到它们渐渐地会走或会飞了才恋恋不舍地离开这里。现在可好了,城里人把这种植物移过来美化环境,还专门派了人来管理,身价也提高了档次。真是翻身农奴把歌唱,鸡毛飞上天了!为了弄清这植物究竟叫什么?我特地把拍好了


  的照片发到网上去寻求朋友们的帮助,如有知晓的敬请联系或留言。


  当照片发出去没多久,就有一位老师来说,在他们那里叫菅草。还有一位老师呈留言,在她的老家叫芒花。但更多的则说还真不知道叫什么?那么这种植物到底是叫菅草还是叫芒花?我本人还是吃不准。为了搞清楚,于是我就在字典及网上之间查找,查下来确有叫菅的


  一种草,在《现代汉语词典》1996版上是这么说的,菅草是多年生草本植物,叶子细长而尖。单从这些字面上看很像,但它后面又继续说,花绿色,结颖果,褐色,似乎又不是了。根据《新华字典》1992版上写的,菅草多年生草本植物,叶子细长,根很坚韧,可做炊帚


  、刷子等,又像是的了。这上面它没讲开什么花,所以我还不好肯定。于是我再从《新华字典》1972版的四角号码上去查找,似乎与1992版的《新华字典》上是一样的,很可能是同一个版本。线索好像在这里断了,可我还是不死心,就到网上去查,不查不知道,一查还


  真开了眼界。菅草属于禾本科植物,九月开花、结籽,花呈褐色或紫色,每一朵都有芒柱、芒针,十几朵花开在一起,形成一个锥形花朵。一对照它们的开花时间不是在同一个时期,且花的颜色而言也不怎么靠谱。这个注解与上面第一个注解似乎是同出一辙。而在同一


  网页上的另一个注解是这么介绍的,菅草又名苞子草和宝子草,在广东德庆地区称为坝草,禾本科菅属,多年生,簇生草本植物,杆高2至3米不等,粗壮直立,叶片成形。耐旱、耐瘠,对土壤的条件要求不是很高,生长于山丘,河边,荒滩野地。其根极为发达,萌蘖性


  极强,自然飞花繁殖力强,尾叶繁茂覆盖度大,因而固土能力强,于是乎到这里可告一段落了。


  不过我对另一位老师所说的芒花也特别感兴趣,于是我再到网上继续查找,芒草是各种芒属植物的通称,含有约15至20个物种,属禾本科,原本生于非洲与亚洲的亚热带与热带地区。其中一个物种中国芒的生长范围延伸到了温带亚洲,包括日本与韩国。啊,原来它有这


  么多的种类,但不管是那一种,只要我们对它们有所了解,对得上号就是了,原来我拍的这些照片,它属于另一个种类,似乎我更倾向于后者。


  “又见芒花白了头,才知季节忧伤深秋;


  漂泊的日子无岁月,流浪的生活只忧愁;


  愁的是思家乡,愁的是想亲友;


  愁的是美丽的祖国,山河是否依旧!


  芒花芒花小小年纪,为什么白了鬓发;


  叫我愁白了头,叫我愁白了头......”


  于是一首「芒花」的歌已萦绕在我的心头……

相约北京散文

 
标签: 上海市 王寿庆
打赏
 
更多>同类美文
0相关评论

分类导航
推荐图文
推荐美文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访问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积分换礼  |  网站留言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