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广 热搜:

边城如梦如歌

   日期:2019-08-15     作者:香港 朱鏻灿    浏览:4877    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  边城如梦,令人无限缱绻;  边城如歌,令人万般吟味。  而叫人最百转低徊的,是清水江的画意,每幅入眼的江景,都自自然然清清澄澄成为一幅迷人的画图。  一江绿漪蜿蜒如罗带。江岸上,树影依依,人影迟迟,吊脚楼如迟暮的美人,在临水沉吟着柔情翠翠的传奇和百年古镇的沧桑;江畔,湾泊着一列小舟,有有篷的也有无篷的;江心,偶尔泛过一只两只鲜色的游船,姿态闲散而优雅;江面上粼粼波光,明澈地反照出岸上  的人影与屋痕,那烟霭氤氲的水光,瞅着瞅着,便仿佛闪过来沈从文满满盈盈底笑脸。适逢冬季,江水浅不盈丈,江心便

  边城如梦,令人无限缱绻;


  边城如歌,令人万般吟味。


  而叫人最百转低徊的,是清水江的画意,每幅入眼的江景,都自自然然清清澄澄成为一幅迷人的画图。


  一江绿漪蜿蜒如罗带。江岸上,树影依依,人影迟迟,吊脚楼如迟暮的美人,在临水沉吟着柔情翠翠的传奇和百年古镇的沧桑;江畔,湾泊着一列小舟,有有篷的也有无篷的;江心,偶尔泛过一只两只鲜色的游船,姿态闲散而优雅;江面上粼粼波光,明澈地反照出岸上


  的人影与屋痕,那烟霭氤氲的水光,瞅着瞅着,便仿佛闪过来沈从文满满盈盈底笑脸。适逢冬季,江水浅不盈丈,江心便露出来几堆白石子滩。游目顾盼,叫人颇感吃惊的,是江面竟狭窄得如斯出奇,才数十米宽,所以翠翠岛虽位处江心,岛上白石雕成的翠翠,便近得


  好像快要挨着你的脸,要和你亲个嘴。


  茶峒是边城原来的名字,好端端的一个透着泥土香气的名字,多年前给无聊地改掉,叫几许人摇头三叹。算来这古镇也并非很古,历史才两百多年,然而为了迎合游客的喜爱,镇上也就刻意修整了两条老街,街上房子都装扮成老气横秋的样子。这些刻意透露古意的房子


  ,大多是两三层高,且都是砖木结构,一看便知道是近代建筑,顶多只有数十年光景。听老居民说,那些单层的,瑟缩倭偻的,且是全木构甚至垒石为墙的,才是真正的古房子,数年前还有比较多的遗存,现在已所余无几了。茶峒的老街,难得的是街上不见沿街摆上商


  业摊子,这个相比起一些已整个儿变身为商业街的老街比如芙蓉镇,算是可爱多了,最少还能让你发上一阵思古的幽情,尽管那情是虚假的。


  镇上不少店铺的招牌上都出现“茶洞”这名字,叫人看着有点儿纳闷,一打听,才知道原来“茶峒”是官方的叫法,从古以来老百姓都管这儿叫茶洞的,这好比万里奔流的酉水,流经这边镇的一段,老百姓都爱称之为清水江一样。


  老街的幽情古意,许多别地的景区都有,并非茶峒独有,所以茶峒的独特风致,可说集中在江边:江岸上树影依依、木楼吊脚风雅、泊岸小舟排列如画、江水流滢如玉、远山浅黛深蓝、?拉拉渡翩然如美人,加上鸡鸣响彻三省、木槌敲衣铿铿入耳,徜徉其中,那份雅逸,


  那股舒爽,直教人灵魂儿悠悠忽忽浮起。


  在沈老的小说中,浮泛在清水江上的精灵拉拉渡是无篷的简陋木舟,而我们今天看到的,已是升级版的豪装渡船了:讲究的帐篷、映眼的红灯笼、两行舒适的条子凳,船头还置备了橘色的救生衣,上得船来的人每人获分派一件。小说中描写船上缆绳是直接用手拉扯的,


  如今缆绳已改用上钢索,艄公手上握一根有凹槽的木棍子,凹槽扣住钢索然后摆动手腕刮拉,渡船便徐徐滑行,只消三两分钟,便潇潇洒洒悄无声息地滑到对岸。


  茶峒的对岸,是重庆辖下的洪安古镇,人还没有过江,便看见那边古渡头上突兀的霸气的矗立着一座朱红色的碑塔。待到渡船靠岸,才看清楚了这是座语录塔,靠塔顶,三面均嵌上毛泽东的青年照,塔身的每一面,都书写上毛语录。这足有五六人高的碑塔确乎很突兀,


  与整个渡头的氛围不太相称;也端的十分霸气,本来颇宽的渡头石阶,给它占用了大半,便马上显得有点儿局促了。洪安渡头很有点山城的味道,一上岸便步步登高,蹬完石阶一路走来还是上坡的路,待到过了坡顶,下了坡,便是新城区,古老气息陡然而止。洪安的老


  街,就只有这么的一条,它就叫洪安街,慢悠悠的走来,十来分钟便走完。


  如果你觉得茶峒的老街清静,那么洪安老街便合该形容为萧条了,这条街面上冷清得骇人,是冷清得几乎要找个人影儿瞧瞧也困难的地步。茶峒和洪安都份属边城,可是一加对比,茶峒的热闹尤其是江边的人来人往,便明显人间气浓厚多了。不似茶峒老街的矫饰,洪安


  老街自有一份憨鲁的朴实,安静、祥和、朴素,高大帅的“老”房子在这儿几近绝迹,打个简单比方:如果说茶峒是闺秀,那么洪安古镇便是村姑了。


  洪安的独特风致,可说全集中在那小小的渡头:红彤彤的霸气尽显的语录塔,加上山城样的高陡的石阶,使得渡头别有一番动人的韵致。站在这边回望茶峒渡头,那边的石阶平阔一如桌面一张,而背后的古城墙又似一幅了无生气的土墙,韵致看来便平淡多了。


  除了渡船,沟通湘渝两边的边城的,还有一道洪茶大桥。这桥距离渡口约莫两百米,桥龄七十多年,那桥身虽短短不及百米,但桥墩也算得雄壮可观,湖南这边的桥头,矗立着一座关楼,重庆的桥头则竖立起一架牌坊,上面写上“渝东南第一门”。毕竟是边陲之地,这


  桥的交通流量并不见繁忙,人站在大桥中段,放眼西边,透过茫茫烟水,可依稀一眼囊括三省;一边岸是湖南,另边岸近者是重庆,稍远者是贵州,所谓鸡鸣三省之地也。


  一江中流三省毗邻的边城,近望江岸上树影依依,人影迟迟、木楼吊脚风雅、泊岸小舟排列如画;远看江水流滢如玉、远山浅黛深蓝,还有那红塔风流、白塔潇潇、拉拉渡翩然如美人、鸡鸣响彻三省、木槌敲衣铿铿入耳,这些都构成了古镇令人无限缱绻万般吟味的如梦


  如歌魅力。


  谁说人生如梦,边城更似梦;


  谁说人生如歌,边城更胜歌。


  边城的淳美温柔,好比是浪漫纯洁的初恋情怀。


  边城的浪漫情怀,又有谁不愿意憧憬和缱绻呢?

中外散文

 
标签: 香港 朱鏻灿
打赏
 
更多>同类美文
0相关评论

分类导航
推荐图文
推荐美文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访问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积分换礼  |  网站留言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